【省市舉措】廣東制造業抗擊疫情:政企協力應對成本、訂單和資金難題

2020-02-03
來源:本網
【瀏覽字體:


“武漢火神山醫院急需管材物資,十萬火急!”

1月25日大年初一,一個來自武漢的求援電話打亂了日豐集團總裁許騰徽的春節安排。
此時,集團員工早已放假多日,許騰徽掛斷電話后的第一反應,就是拉了一個五十余人的微信群。日豐集團迅速組織了包括供應鏈、生產基地與武漢分公司多部門在內的五十多名員工組成的物資支援隊,配合分工。
除日豐集團外,包括佛山、東莞、珠海等廣東多地的制造業企業在接下來的多天內紛紛馳援武漢。2月2日,武漢火神山醫院完工交付,十天創下從開工到投用的“武漢速度”,不少廣東企業千里馳援的接力才告一段落。
但容不得他們松上一口氣,旋即就要抽身解決延遲復工導致的一系列難題。突如其來的疫情徹底打亂了企業原本的復工節奏,廣東防控措施升級、春節假期延長,要求大多數企業不得早于2月9日24時復工。
疫情尚未解,“返工難”是否加重?訂單趕不及如何應對?即便復工,數百人的廠區又如何做好防護?未知的答案縈繞于廣東每位制造業主的心頭。

抗擊疫情沖擊

如果沒有這場疫情,從事包裝紙制品加工生產的東莞市成益紙品有限公司原本會在2月2日復工,并于2月5日、2月9日前分批向十余家客戶供貨。
但眼下這一切都成了未知數,該企業的負責人王曉婭至今被困在重慶老家,何日返回東莞還未可知。
“這些天我真的非常焦慮。”王曉婭在電話中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她每天只能憂心忡忡地刷手機盯著疫情新聞,唯一能做的就是通過微信安撫公司員工,開展遠程援助疫情工作。
此時王曉婭與節前回老家重慶時相比,心情截然改變。年前,成益紙品增添了設備,并成功開拓了幾個穩定的大客戶,她暢想著2020年有一番大動作。如今,她開始擔心因企業無法及時復工難以形成穩定的供應能力,客戶隨時會改換供應商。“到時候,能不能再爭取回來都不好說了。”
“如果企業無法及時復工生產,對下游飲料企業的新品上市將產生很大制約。”廣東星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偉明也有此擔憂。星聯科技主要從事飲料包裝用品模具生產,春節期間是整個行業傳統的旺季。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一些業務搞不好就會被競爭對手搶走”。
疫情就像高速路上突然發生的車禍,10分鐘的堵車往往會造成大面積的交通擁堵。疫情之下,個別企業的延遲復工或許會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影響整個產業鏈的競爭優勢。
上述企業所處的廣東,制造業有較強的外向性,不少企業在復雜的國際分工網絡中起著關鍵作用。成益紙品90%的業務與出口企業相關,星聯科技一半的訂單來自海外。
這還只是疫情沖擊波的一個方面。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采訪中還發現,在復工延遲背景下,中小制造企業普遍還面臨著“沒有產出的成本壓力”。
張偉明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為應對訂單壓力,星聯科技原計劃在大年初四全線復產,自愿加班的200名員工也已陸續返崗,但疫情打亂了這一計劃。
他算了一筆賬,如果不開工,銀行利息、水電、廠房設備折舊等都要支付,企業一個月就要剛性支出500萬元左右成本,這還不算春節加班期間付出的三四百萬元的人工成本。“工資要照付,食堂也都開著,只能企業承擔,也該企業承擔。”
許騰徽也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日豐集團有4500名員工,即使目前不開工生產,為了穩定團隊,每月保障發放的薪酬和福利成本就接近2000萬元。除此之外,稅金及銀行利息要正常支付,所以企業會集中在一季度迎來較高強度的資金壓力和財務風險。
王曉婭說,往年2月中旬至2月底為該企業的回款期,以歸還3月初的銀行貸款。但如此形勢下,全行業資金都將有壓力,她擔心節后收款困難,甚至耽誤歸還銀行貸款。
至于制造業企業復工所需的勞動力問題,同時兼任佛山桂城總商會會長的張偉明介紹,據他了解,一些湖北籍勞動力比較集中的企業影響較大。
“一方面很多湖北城市仍控制人口外出;另一方面,廣東規定,湖北來粵人員要居家隔離14天,這是疫情防控重要舉措,但也會使得這些勞動力上崗時間進一步推遲。”他說。
許騰徽更關心企業復工如何防疫,目前防疫物資主要都用來支援民政,企業在防疫方面物資很少,因此企業也不敢貿然復工。
許騰徽介紹,日豐集團已從國外購買了一批口罩,但僅夠復工后使用半月,目前還在加緊海外采購,但越來越難。盡管日豐集團為復工已做了相關預案,包括盡可能取消會議、開展遠程辦公,分批就餐等,但企業的隔離設施、措施也不足,急需有關方面提供專業指導和幫助。

回應企業訴求政企如何協力

惠州一家鋰電池制造企業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其當前訂單八成以上是出口業務,疫情爆發后,多個外國客戶咨詢是否能如期交貨。壓力之下,該企業曾多次向相關部門申請復工,恢復部分產能。
該企業年前就存在用工缺口,疫情發生后也一直在線上渠道大范圍招工,但復工后能否能如期交貨仍是未知數。
許騰徽也曾因上述同樣的問題而憂心。“疫情不僅對企業近期交付能力有較大影響,同時也會不同程度地帶來隨后二季度需求的爆發,屆時產能或許將無法滿足客戶需求。”
在受訪企業主看來,廣東制造業聯動全國乃至全球市場,牽一發而動全身,因此必須引起足夠重視。
眼下廣東制造企業正等待疫情平息及做好復工準備,企業也開始主動調整思路。王曉婭說,復工后將加大力度跑單,春節期間也沒閑著,主動與老鄉企業家溝通,嘗試著在線上開拓一些業務。
張偉明也表示,面對即將開始的復工,企業后面需要加快把耽誤的半個月時間搶回來。“如果海外訂單趕不及海運方式,企業就要更改為航空運輸,總之是要保障客戶需求,避免丟掉市場份額。”
許騰徽這幾天也在忙著研究更改企業的生產排期計劃,通過打通銷售和生產環節,及時研判疫情對市場和銷售的影響,及時調整產品和生產節奏。“復工后將優先交付一些急單,然后迅速將供應鏈重新進行一次信息對稱,上下游相互扶持渡過難關。”
在他看來,戰勝疫情只是時間問題,但疫情帶來的市場變化,必須要通過政企協力共渡難關。本次疫情對日豐集團的出口影響較大。因此,希望政府能夠在出口方面有一些政策扶持。
張偉明也認為,廠房設備租金在佛山中小微制造業成本中占比較大,希望相關方在特殊時期能夠出臺一些租金減免措施,協力一起共渡難關。
王曉婭的訴求主要集中在銀行本息還款壓力方面,希望政府部門能夠出臺相關政策,引導金融部門避免抽貸、實施展期還款。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經濟學教授林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史上最嚴的防疫措施先后出臺,在爭分奪秒控制疫情的同時,企業難免犧牲經濟利益。但接下來的企業復工,財政部門可以考慮為困難企業的貸款提供臨時性的貼息,以及為中小企業提供稅收等優惠,幫助它們渡過難關。
廣東2月1日即發布了“加強落實稅務支持政策措施、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十項措施”,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餐飲、酒店行業企業和其他未能及時充分復工復產的企業,稅務部門將結合實際情況,及時輔導落實好小微企業普惠性減稅等政策。
但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提醒,針對企業減稅降費的政策要劃定一個標準,畢竟政府全部大包大攬不現實。盡管制造業是經濟的根基,但要防止個別投機取巧的企業借機逃避市場的淘汰。
他建議,應該在不損害法治尊嚴的情況下進行甄別,利用好目前對制造業減稅降費的政策。政府還可以采取允許企業延遲繳納社保等方式,保障企業渡過資金壓力的難關。
中國人民銀行也將于2月3日開展1.2萬億元公款市場操作投放,確保流動性。某廣東地方商業銀行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銀行內部已針對企業疫情期間的困難做了充分調研,不久將會出臺企業貸款展期、利息優惠等具體政策。
林江則提醒,在操作過程中,執行層面的事情要交由銀行判斷,避免行政式的命令,原則是要回歸市場化的解決方案。“只有這樣才不至于破壞市場經濟的規則,好心不辦壞事。”
“疫情打不垮企業,更打不垮中國經濟。”許騰徽對此深信不疑。
受訪專家也表示,回顧2003年非典疫情時,盡管GDP有所回落,但三季度疫情結束GDP便再度回升到10%。由此可見,疫情對經濟短期有沖擊,但對中長期經濟影響不大。


來源:潮安發布




附件:

微聊五分赛车导师包赔付骗局